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耀大地,雨露润无声。

阳光总在风雨后,雨露滋润禾苗壮。

 
 
 

日志

 
 
关于我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与生俱来就是一傻瓜,穷得只剩下快乐!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我们需要公正、公平、公开的高考  

2012-01-12 10:16:48|  分类: “四合一”主体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7年是1979年我国恢复高考30周年,《羊城晚报》有“恢复高考30年.历史的转弯”系列报道,其中有一篇是1966年6月18日,《人民日报》在头版位置发表了北京女一中高三(4)班和北京四中高三(5)班全体同学写给毛主席的信,强烈要求废除高考。而1976年,邓小平复出后首先做的一件事,正是恢复高考。《羊城晚报》说“这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历史的巧合”。历史到了今天,又有一位全国人大代表提议要求取消高考,我只觉得这位人大代表比当年北京四中高三(5)班的学生周孝正还要革命!我希望这位人大代表读读如今到了花甲之年的周孝正的答记者问。

可能有更多的人说他们只是要求改革高考。我注意到这种所谓“改革高考”,那就是要搞综合评分,要看评语。我们就来看看一份“北京消息”(《中国青年报》)吧。

2006年6月12到13日,在湖南省应届高中毕业生体育竞赛优胜者统一测试中,“水货”纷纷露馅——女子100米的合格标准是13秒7,竞有人跑21秒34;在现场被记者记录下成绩的27名参测100米跑的女生中,无一达到《湖南省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能专业与体育竞赛优胜者统一测试手册》载明的合格标准。《羊城晚报》报道的标题是《三千体育专长生多数是“水货”》,记者强调指出这些送考生来测试的学校都是省级示范中学!

我在工作期间,也不止一次见到省一级学校初中保送上高中的体育田径特长生,在学校的运动会上连前六名也进不了。

至于学校写的综合评语,只要学生不侮辱老师,不在社会公开捣乱,又有哪位学生的评语会写得很差呢?哪位老师不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因为评语好拿多几分上大学呵!我当教导主任时,接待过一些要求从民办中学转学来的学生家长,他们拿出原学校的评语都是“你是一位好孩子”,“你学习很努力“之类嘉勉的话,成绩也都是80分以上的多,可是一考查,试卷多数很差。那么,还要不要根据好评语接收这些学生呢?你不能说这些学生原来学校的评语不对,不是提倡尝识教育,鼓励为主吗?写评语的老师看到了孩子的优点嘛!

我很赞同《羊城晚报》2007年5月30日“说法”中雷颐所说:“对于一个曾经以千万人的青春为代价、狂热地废除过考试制度的社会来说,更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考试制度,并不断使之更加科学、合理、更趋完善”。我们要做的不是去反对考试,而是应该好好研究怎样考试,怎样命题,怎样发现人才,怎样“不拘一格选人才。”综合素质当然要考查,但是绝不是根据登记在册“做了几件好事”之类的量化指标去考查。(且不说这种做法会引导得孩子们怎样学会虚伪)更多地可以根据各科的试卷考查。毕业学校的评语只能是参考,而且,当评语中写到这位学生有严重的原则问题时,我们也应该从各方面去调查核实,按实际情况处理。

把不同学校的每个学生的综合素质由各间不同学校的不同老师写成评语来打分算进高考成绩,是很不公平的!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历史阶段,你能保证现在关于学生的评语比当年关于工农兵大学生的推荐评语更真实、更可信吗?

其实,即使光看分数,也存在地区的不公平,同样是《羊城晚报》,登载了仙桃市教育系统内一个流传甚广的高考笑话(其实不可笑):“一位在北京的建筑工地上干活的仙桃民工遇见了工地的工程师,聊天时才发现两人都曾参加过1987年的高考。民工当年的高考分数比工程师高出50分,但在湖北省却落榜了。”为什么会有“高考移民”?也就是因为不同地区的录取分数不同,所以,不要再去争论该如何计算总分了,还是多一些研究该如何考试吧!

一说到考试,好像你就给学校、老师、家长、学生都带来了压力,其实,压力不是什么坏事,就看这压力是谁给的,如果是自己给的,那他就会自己努力,今有北京考生田惠明说他1977年高考的动机是:“我考大学,汉有豪言壮语,什么‘铁肩担道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不是那么想的,就是太脏太累、太艰苦了,想要改变现状。”古有苏秦第一次游说六国失败,乞讨回家遭受白眼后所说:“父不以我为子,嫂不以我为叔,皆秦之过也”,于是他“悬梁剌股”重读诗书。问题是现在的很多压力都来自上级:学校一统考完,上级马上统计成绩,分数算到小数点后二个位,一旦认为你不行,马上调离毕业班,甚至教师岗位,这样的压力太大了!教师只好拼命加班加点。为什么外国和过去的中国教师没有这种压力呢?因为他们的上级不搞成绩排队,不公榜,学生考不考上大学是自己的事,社会只关心一间学校校风好不好,学生学习好不好,并不去注意这间学校考试排第几。

现在要对考试排名次也行,但是必须实行一票否决,那就是一旦发现谁在加班加点,就把谁排除在排名之外,这样,就会多一些人去研究怎么靠40分钟课堂解决问题,就能把学生真正解放出来,让学生去自由选择自己的爱好和特长发挥。我们的教育部就不需要规定学生每天要有一节体锻课,一节跳舞课。

我们需要公正、公平、公开的高考!

《全脑激发的高效课堂》第四章    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